目前日期文章:201401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2010年大甲媽南下遶境進香 老公這次為了替我祈福,跟隨大甲媽繞境進香到新港奉天宮,回來後和我 們分享了一小時的進香照片及小故事,因為他這次進香雖然很累,但心中 有滿滿的感動,下次還想參加進香活動,所以我就將照片整理一下 這是老公從家門出發的照片 以及睡袋及衣物 這次老公是首次進香,而有經驗的同事告訴老公首次進香要穿著新衣拜謁 來表示誠敬,出發前先到鎮瀾宮拜拜,出發前先燒啟程金,並沿途灑帶路 金,老公及同事在晚間七點提早出發。 這是媽祖鑾轎 這次還裝了天眼衛星,可隨時知道大甲媽行進路線。 繡旗隊  老公行經清水時巧遇當義消的朋友,合影留念。 支票借款 沿途都有熱心民眾提供食物及飲料,可自行拿取。還會有熱心民眾在沿途 遞送,還有人是在箱型車上沿途的送給進香客。 這是老公的同事和路上同行的阿嬤,阿嬤已經73歲了,這是她第三次參加進香 活動,阿嬤走到腳都起水泡,在眾人極力勸說下才搭上車。 老公的同事走累了,想要攔車搭車了, 不用擔心腳力疲累隨時有便車可搭乘喔! 而且還有幫忙推拿的義診,這些人是跟著進香團一路南下幫忙進香客紓解疲 累,真令人感動。沿路都會有長長的鞭炮來歡迎大甲媽經過。老公走到西螺大橋了。 這是橙葉花苑所設計的媽祖花車,所設計媽祖是根據西螺的Q版太平媽,在西 螺歡迎大甲媽的來臨。 設計過程詳見橙葉花苑信用貸款網站喔 http://tw.myblog.yahoo.com/turn_ya這是東螺媽祖西螺福興宮太平媽這是嘉義環保局花車大家一定會想知道進香客會睡在哪裡,有些搭遊覽車進香的進香客會睡在車 上,大部分是沿途在路邊稍作歇息,有時會遇到有提供進香客休息的場地。 這張照片是在一家羽球場,照片中有一對年邁的爺爺與奶奶,兩人可說是鶼鰈 情深,老公說很多年輕人是以機車、腳踏車等形式進香,而走路進香的人大多 是年長者或和他一樣祈願的人才走路。這是在廟宇內歇息。沿途駐駕的廟宇都有信眾誠心跪著等候大甲媽蒞臨。大家在路上等待要鑽神轎,老公也在此排隊鑽神轎。沿途媽祖廟供品擺設齊全。星期一晚上抵達新港奉天宮了。奉天宮派出五媽、將軍、狀元虎來接駕。狀元虎喜歡吃鞭炮馬爾地夫,一時鞭炮聲響徹天際,足足有十幾分鐘,所以煙硝味瀰漫。 晚上在奉天宮前有十五頭豬供品祭拜媽祖有人捐香油錢登記領取早就切好的豬公肉排隊領豬公肉,帶回家吃保平安。新港的晚上非常熱鬧,這張照片老公是睡在廟旁巷子裡面排水溝上面所拍攝的。這是新港奉天宮拜謁會場,前面跪墊是給顯貴人士所使用。中間帆布是提供給團體進香客使用,老公這種散客只能在紅線外。在新港奉天宮前有各式陣頭表演這是梅花樁舞獅表演這是舞龍表演有各式不同進香車,這是後面拖著禮砲車的小鷹號。這是老公這是進香的成果,令旗上蓋了各廟的大印,上面綁了28座廟的符籤,如果明年要再進香,仍拿著這隻令旗進香,所以有些人的令旗被燻黑可知常進香,而符籤則燒掉,要綁上新的符禮服籤。

tn75tnugi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給兒子的一封信  當醫生在我肚皮上深深劃上一刀時,你從我肚裡不甘願的被醫生拖了出來。我知道你不在是我的一部分了,你已經是個個體戶。  當你哇哇大哭時我心好痛,當你跌跌撞撞的時候我心好痛。上幼稚園時,正是脫離你的魔音時,我心也好痛。上小學時,脫離你的撒嬌、依賴我心也好痛。  如今第一烤肉次你不在家,我心裡卻有無名的失落感,我發現你長大了。你有你的想法、有自主權,你已經知道要什麼了,你已不在是我身邊打轉撒嬌的小蘿蔔頭了。  這麼多年下來我用全部的愛來愛你,全心全意的照顧你,你是我唯一的重心。如今你似乎離我越來越遠,你有你的朋友、有你的社交圈,你不在依賴我反而我卻會賴褐藻醣膠著你似的。這種感覺只有為人父母著才能感受的到。  我知道我不該束縛你,不該用我的權威來壓迫你,但我希望你能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或許這些話對你來說太沉重會不能理解,等你大一點時你就會慢慢的懂了。而現在的我會試著放手,一點一點的放手,讓你能夠振翅高飛,開拓屬於你自己的人生。  但我seo還是希望你要跌倒前能讓我扶你一把,而不是推開我的手,那會讓我心好痛。  我不指望你用相同的愛來回報我,但我期望你還能記得我對你的好。不管你多大,你永遠是我的寶貝。

tn75tnugi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音樂,讓小胖老師不當流氓!音樂,讓小胖老師不當流氓! 1988年,袁惟仁跟莫凡組成「凡人二重唱」。取名「凡人」固然是因為兩人的名字,但也貼切地傳遞出了他們的理念:「只要有音樂,平凡也可以很快樂。」這幾年,袁惟仁轉型幕後創作,雖然「凡人二重唱」解散,他卻以動人的作品打造出王菲、那英、動力火車等不凡的歌手。最近他擔任《超級星光大道》的評審,更將他對音樂素養的功力,表露得淋漓盡致。「如果沒做音樂會做什麼?」「做流氓!」袁惟仁爽朗笑聲中丟出的答案有點讓人傻眼,然而,音樂如何改變他的人生酒店工作?這句話做下了無比傳神的詮釋。 文∕盧智芳2007年9月 Cheers雜誌我自己有原住民血統,媽媽是台東人,卑南族。因為媽媽從小喜歡唱歌,讓小孩都去學樂器。姊姊的吉他不彈,我就拿來彈。沒想到變成我一生的志業。我是念雅禮補校的。我小時候很壞,出車禍、打架,頭上有3、40針的傷疤。我本來都要入幫派了,曾經有人問我說,如果你不做音樂,會做什麼?我說,做流氓(忍不住笑出聲),好險我做音樂,音樂把我拉回來。第1次聯考沒考好,我就入社會了。白天我在旅行社當外務,晚上唱民歌。16、7歲的年紀,我的收入已酒店兼職經很可觀,就更不認同念書這回事。但如果有機會讓我再選擇一次,我一定會好好念書。入社會後,我才發現很多事都需要基礎。尤其是寫歌詞用到文學的底子時,就發現自己這部份很欠缺。當你愈遇到專業的門檻,愈覺得自己渺小。像現在弄《超級星光大道》,我強迫自己看《美國偶像》(American Idol,美國福克斯電視網極受歡迎的歌手選秀節目)。人家當評審怎麼能當到這樣?講的話非常專業:「我覺得聽你唱歌很像喝一杯咖啡!」我就不可能講出這種話。23歲第一次上台,就面對3萬人唱歌16歲,我到木船西餐廳唱歌。第一次上酒店工作台非常緊張,唱的歌叫「七月梁山」,這首歌很難唱,沒想到就真的走音了。餐廳故意安排我們在很熱門的時段唱,前後都是老歌手,我跟我搭擋莫凡兩個人唱的時候,完全沒有掌聲。餐廳透過這種方式變相訓練新手,讓他們自己克服新手上路的問題。那段時間我們很自卑,花了1年的時間才走出新人的陰霾。下文請連結http://www.cheers.com.tw/doc/page.jspx?id=40288ae414ddb4270114edefeff004ad

tn75tnugi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